服装品牌网,金牛座,动漫人物,赛车游戏,应用程序

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时间:

我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但我对过去的生活很满意。

试问过者每个月都要靠父母的接济才能解决温饱和交际,已经到了独立的年龄却依旧啃老,看着父母渐白的双鬓的生活,谁会满意?

捡过快递,发过传单,进过电子厂,忙碌的工作过后低廉的收入不足弥补我心灵的空虚和遗憾,已经学医四年的我目前还没有获得适当的机会去施展身手,这样的的生活让我怎么满意?

朋友,亲戚,家人,得了一些小感冒,有个头疼脑热尚且能够解决,可一旦出现类似水肿,子宫肌瘤的稍大一些的问题却也只能像没有过医一样寻医问药,心中迫切想要能够照顾一些人,却无能为力,这样的生活,谁能满意?

遇到了一个善良,美丽的姑娘,碰见了她喜欢吃的东西,却因为自己的拮据不能时时买给她;看中自己认为很适合她的礼物,却只能默默攒钱等以后再送给她……

这样的生活我不满意。

但是,不满意代表我会颓废。生活从来都不容易,但是只要你够努力。现在拿着父母的接济是鼓励我专心学习,为了以后用知识创造价值;现在没有机会让我一展拳脚,是因为自己还太过青涩,不够优秀,机会只会等候有准备的人;现在不能为家人解决病痛,是因为学习的知识还太少,没有医生能一蹴而就,凡是成名的大医,哪一位没有经历过寒暑秋冬?心中有一位姑娘,那就努力去拼搏,男人嘛。总要给自己一份压力。这样现在走过的每一步,以后才不会后悔。

我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但我对过去的生活很满意。

全球科研人员薪水和满意度大调查

有时候是不是对科研累觉不爱?Nature 近期发布了两年一次的对全球不同地区不同专业的科研人员的工作满意度调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和其他地区、其他学科的调查结果,你是否还是这样认为?


今年共有6413名(过滤掉没有获得本科学位的读者,剩下 4334 个样本)受访者参与了调查。参与调查的受访者有近40%居住在北美,35%的人生活在欧洲,16%的人生活在亚洲。除此外,Nature 也收到了来自澳大利亚,非洲和南美洲的科研工作人员的反馈。


许多理科学生和初级研究人员一直渴望在学术界开展事业,这一梦想已经持续了好几代人。但 Nature 两年一度的对全球科研人员薪资和工作满意度的调查揭示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除了学术研究之外,科学家还有大量的就业机会,无论在感受上还是经济上,其中一些选择可能更有价值。


该调查包括薪水,工作满意度,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歧视,心理健康以及其他问题。调查结果在下图表中有显示。


超过三分之二(6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这一比率与2016年的调查(https://www.nature.com/naturejobs/science/articles/10.1038/nj7621-573a)基本没有变化。尽管如此,仍无法保证这些数字能够保持稳定。3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满意度在过去一年中有所恶化,只有32%的受访者表示情况有所改善。


就业部门的数据分析表明,不同科学道路的态度各不相同。在非营利组织工作的受访者更可能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73%),紧随其后的是工业界(71%),政府(68%)和学术界(67%)。“这个调查结果支持了学术界以外也有非常充实且高薪的工作,”加拿大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院的副院长 Susan Porter说。


跟2016年调查相比,满意度数据发生了变化。2016年的调查结果是学术界满意(65%)的比例略高于工业界(63%)。两项调查之间的差异表明,现在,学术界和工业界之间的满意度平衡略微倾向于工业界。


需要注意的是工作满意度并不总是一个积极的工作环境的标志。研究人员喜欢做研究,因此可以获得很高的工作满意度,但他们仍然可能承受高压力和低收入。


薪水的问题揭示了各行业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约有59%的工业界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的薪水感到满意,而只有40%的学术界受访者,41%的非营利组织受访者和49%的政府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的薪酬感到满意。总体而言,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的薪水感到满意。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近期将加薪,但显然还不足以弥补失望。

比工业界和学术界薪水满意度差距更为巨大的鸿沟是:贫富差距


只有5%的受访者表示每年的薪水超过15万美元。近30%的受访者薪水在 50,000 美元到 80,000 美元之间,接近2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薪水在30,000美元到 50,000 美元之间。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1%的人报告收入在15,000美元到30,000美元之间,12%的收入甚至没有那么多。


在工资方面,职称很重要。虽然少数教授,科研管理者的收入不到15,000美元,但占据薪水末端却是多数普通教师。大约50%的受访者(主要是老师)表示他们的收入不到30,000美元,近 30% 的科研人员在薪资表上处于中等水平。这一水平的上限主要由教授,科研管理者组成。


与2016年的薪资调查一样,地理位置也是薪水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亚洲近40%的受访者表示,每年的收入低于15,000美元,而北美的受访者则为2%。11%的北美和澳大利亚受访者报告收入超过15万美元,远远领先于其他地区。而欧洲仍处于困境,有超过20%的欧洲受访者每年收入低于30,000美元,而北美只有5%,这与我们2016年的调查相比没有变化。


该调查还反映了薪酬方面的性别差异,特别是工作多年的科学家。对于已经处于职业生涯后期的受访者,有33%的男性报告每年收入超过11万美元,但只有23%的女性达到了这一水平。对于处于职业生涯前期的受访者来说,不同性别的科研人员收入差异相对不太明显。女性(59%)比男性(53%)对薪水更不满意。


每年收入超过15万美元的受访者中,超过20%表示他们对薪水不满意。而年收入在15,000美元至30,000美元之间的受访者中有27%表示他们对薪水满意。

不出所料,学术界仍然是一个受欢迎的职业选择:近四分之三(7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完成博士学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这符合 Nature 2017年的博士生调查

(https://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550/n7677/full/nj7677-549a.html)。

Nature调查全球5700多名博士生,揭示真实的博士生活。

无论科学家在哪里工作,平衡个人生活和堆积如山的工作都是一项挑战。尽管大多数受访者对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平衡感到满意。79%的工业界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这方面满意或非常满意,学术界只有68%的受访者表示满意或者非常满意。在工作满意度方面,工业界似乎比学术界更有优势。


工作满意度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受访者将“对工作的兴趣”列在最重要的位置。这个因素在实际满意度方面也排名最高。决策力,工作保障,职业发展和工作成就,也是影响工作满意度的重要因素。


受访者也坦承工作对心理健康造成过负面影响。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已经或者正在寻求抑郁或焦虑问题的帮助。17%的人表示他们没有得到但愿意寻求帮助。3%的人曾寻求帮助,但尚未收到帮助。这些数据揭示了科学界普遍存在的焦虑问题。在Nature的2017年研究生调查中,1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由学业直接引发的焦虑或抑郁症寻求过帮助。

骚扰和歧视仍是学术界顽固存在的问题。这当然也会削弱科研人员的工作满意度和工作能力。

超过四分之一(28%)的受访者表示在他们目前的工作中存在这些问题,超过五分之一(2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遭受过骚扰和歧视。


在那些目睹或经历过某种歧视的人中,性别歧视是最常见的,近一半(47%)表示经历过性别歧视。91%的女性受访者表示他们亲身经历过性别歧视。


年龄歧视(23%)或种族歧视(22%)也很普遍。大约一半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工作场所做得足以促进多样性。工业界工作的受访者(58%)比学术界受访者(50%)表示他们的机构把消除骚扰和歧视等问题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近60%的受访者对未来的就业前景感到乐观,这一比率与2016年的调查没有太大变化,但乐观情绪在不同群体中并不一致。


如果有全职工作、年龄在40岁以下并且是男性,那么更可能拥有美好前景。约有25%的受访者表示前景不明朗,这其中更多的是只有临时工作合约的女性。另一个悲观的说法,超过一半(5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就业前景比前几代人更糟糕。尽管如此,仍然有7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向学生推荐学术界的工作。这与2016年调查中约61%在学术界工作相比显著增加。


无论是在学术界,工业界,非营利组织还是政府,都有很多可以做科学研究的工作,也有很多方法可以成为科学家。Nature 的调查强调了了选择的多样性,这是所有研究人员在选择职业道路时应该牢记在心的,并非只有留在学术界才是成功的。从薪水到工作满意度,难以都令人满意。但好消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科学总是很有趣。这可能足以让我们继续前进。

足智多谋,谦虚谨慎。我是《三观纠正器》,欢迎向我提问,给你专家意见。

    相关阅读

    • 满足现在的生活的说说
    • 知足就是幸福的说说
    • 一个女人对家庭的影响
    • 幸福的说说
    • 发朋友圈不是炫耀而是
    • 奋斗的说说